报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番外一】

  下午两点二十, 秦文仲和燕云按照约定时间提前十分钟来到殷家大宅。

  张婶开的门, 给他们泡了茶, 请到一楼大厅沙发上稍坐片刻。

  两人对这里不算陌生, 之前尚承有两次活动, 也是直接来这里给华昭化妆造型, 再一起去活动现场。

  今晚安城将会举行国内电影界最高奖金玉奖的颁奖典礼。

  华昭生子之后的这两年半里,半带娃半工作, 精挑细选只接拍了一部戏。

  这部戏去年年中上映,创下去年所有上映电影票房第二的好成绩,而且口碑也是不俗。

  由此,她凭借这部戏入围了金玉奖最佳女主角,也是该奖项的大热门人选。

  二人喝着茶, 随意聊天。

  大约十分钟, 楼上渐渐传来孩童的哭闹声。

  接着殷天朗抱着一个很精神的小娃娃下楼, 小娃娃很不安分,使劲在扭着身子, 奶声奶气还带着哭音, “妈妈!妈妈!”

  殷天朗没以为他使那么大力气,一下让他滑落下来,好在胳膊及时箍住他,不由低喝一声,“殷以墨!”

  小娃娃自己刚才也有点被吓到,不敢再作乱,任他爸爸把他夹在一只胳膊下, 也不出声,脸上却是一副气呼呼倔强的样子。

  殷天朗带着殷子墨来到沙发前。

  “殷总!”秦文仲和燕云起身打招呼。

  殷天朗点头,放下小娃娃,“叫叔叔,阿姨。”

  殷以墨终于得到自由,小胖腿一着地就蹦离殷天朗两米远,对着之前见过的两人叫,“仲叔叔!云阿姨!”

  三岁的小娃娃,口齿已经很清晰。

  秦文仲蹲下身,握握小朋友的手,“小墨墨,怎么不高兴啦?”

  “爸爸打妈妈……我要找妈妈!”说着,嘴一瘪,殷以墨小朋友眼里就包着两泡泪。

  “啊?”两个人面面相觑,秦文仲偷瞧了一眼殷天朗,就见老板正板着脸,立即收回质疑的目光。

  怎么会这样?殷先生和殷太太的恩爱是大家都知道的,难道之前种种只是秀恩爱的假象?其实,殷总是个家暴狂?

  燕云心中开始不忿,牵着殷以墨肉乎乎的小手,“小墨墨,妈妈呢?”

  “妈妈受伤!”殷以墨揉了下眼睛,还回过头愤恨地瞪了殷天朗一眼。

  秦文仲和燕云都是微微吃惊,这童言童语,不会是真的吧?

  殷天朗心里想的却是,儿子装可怜又爱告状,一点也不想自己。数来数去,身边也就他二叔有这毛病,以后不能再让这小子跟简老二多接触。

  燕云不由多问一句,“妈妈哪里受伤了?”

  殷以墨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回答,“妈妈痛……”

  “殷以墨,”殷天朗及时打断儿子,“你想不想陈妞妞过来?”他看了儿子一眼,轻描淡写地问。

  “……想!”

  殷以墨小小的脑袋里在做着思想斗争,到底是救妈妈重要,还是和妞妞一起完重要?

  对了,妞妞来了,三叔肯定跟着,到时在三叔面前告状,不是更好?而且三叔看着也比现在这两个叔叔阿姨厉害!

  这么一想,殷以墨小朋友就安下心来,挨着燕云坐在沙发上,摆弄着燕云带来的几套礼服。

  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是华昭下来了。

  殷天朗转过身,眼神追逐着老婆。

  殷以墨趁着老爸走神,连忙扯了扯燕云的衣袖,在她耳边说:“爸爸骑大马,骑妈妈,妈妈痛痛!”

  燕云心神一怔,一下子反应过来,眼前甚至出现不可描述的画面,不敢再瞧老板一眼。

  殷天朗走到楼梯旁,等着华昭,自然而然搂着她,在她耳边小声嘀咕,“时间还来得及,不是让你再睡一会。”

  华昭穿着家居服,一副慵慵懒懒的样子。听他说这话,不由眼眉微挑,斜睨他一眼,脸上又泛起一阵似有若无的红潮,伸手偷偷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殷天朗有点吃痛,却是一脸享受的表情,嘴角勾起,似是鼓励她继续。

  华昭脑中一下就闪现出半小时前在楼上卧室那张大床上的场景。

  他压在她身上汹涌起伏,她怕吵着在一旁小床上睡午觉的儿子,一直憋着不出声,她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刺激,最后他动作越来越大她实在熬不住叫出声,他当时也是这样一脸兴奋想要更多的表情。

  沙发上坐着的两位成年人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只能偷偷瞥向楼梯那边,不敢相信老板和老板娘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家里调起情来。

  这样的恩爱,哪里来的家暴?

  殷以墨却是一向见不得父母这么恩爱,没他一席之地。

  他眼珠转了转,以超越他年龄的速度跳下沙发冲了过去,一下子扎到华昭身上,他的身高只够抱着她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妈妈……呜呜……”

  华昭心疼了,“宝宝这是怎么了?”

  殷以墨明目张胆示威地看了一眼殷天朗,更往华昭身上蹭,瘪着嘴,“妈妈抱抱!”

  华昭一把抱起他,略显吃力地托了托儿子圆圆的小屁股,“爸爸又欺负你了?是不是打你屁股了?”

  殷以墨可怜巴巴地点头,小手还装模作样摸着自己屁股。

  看着儿子那狐假虎威样,殷天朗又好气又好笑,之前在楼上他和愔愔正弄得兴起,被这小子“哇”的一声嚎哭给打断了,还好两人当时是在被窝里,没让他看见重要部位,不过被儿子当场撞见这事,也确实挺尴尬。

  关键当时这小子还从自己小床上直接跳过来,隔着被子死命巴着他,一边哭一边嚎,“不准欺负妈妈!爸爸坏蛋!”

  等他在被窝里穿上内裤,愔愔套好睡裙,这小子已经直接钻进被窝,黏他妈妈怀里,还一脸挑衅地看他。

  后来张婶上来敲门,他还不松手,说要跟妈妈一起睡觉。他迅速套了T恤长裤,硬从被窝里把他抱出来,然后背着愔愔在门口轻轻拍了一下他屁股,原来这小子一直记恨在心。

  华昭揉着儿子的屁股,开始数落殷天朗,“你怎么又打他,好好说不行?他又不是不听!”

  殷以墨像个小棉袄一样,贴在华昭身上,短短的胳膊搂着她脖子,小小的头伏在她肩上,乖巧的不得了。

  华昭闻着儿子的奶香味,亲了亲儿子白嫩嫩的脸蛋。

  殷天朗深知,在华昭面前,自己不是儿子对手,连忙转移话题,问沙发那边,“晚上那什么活动是几点来着?”

  秦文仲配合地看看手表,“红毯是五点半。”

  燕云把取来的四件礼服也摆出来,“尺寸都已经改好了,当时选的是前面这两件。”

  华昭抱着儿子走过来,衣服之前已经在公司试穿过了,今晚一共只需要两套,另外两套带着以防突发状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秀小说网域名改为m.xxiaos.com,原域名已经停止使用,打不开网站的用户请手动输入域名访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纯阳武神从红月开始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神秘复苏万兽朝凰伏天氏我的细胞监狱万相之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